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文史知识


王家庄沟里的风景

[ 来源: | 作者:qyzfw | 发布时间:2017-06-28 | 浏览:827次 ]

文章来源:千阳微生活 作者:王艾迎

有一天,我看到凌空欲飞的高架桥,几根水泥桥墩撑起一条幸福之路,心里好激动,突然想起小时在老家的日子,小时候的往事。


我的老家叫王家庄,并不大,只有七八百口人。多数人家住在沟边塬上错落有致的土坯房里。耕地多数是平地,耕作起来方便,只是吃水难一些。庄里有几眼井,都是20多丈深,绞水很吃力,水不多,而且比较浑。因此,很多人早晚到旁边的沟里去担水,那里成了全村人最主要的水源地。

这个沟在庄子的西边,并没有特别的名字。通往沟里的路是“之”字型,大约2米宽,隔三差五,有一些料姜石,露出地面,仿佛是上天设置的防滑带。中间拐弯的部位,叫大转弯,坡度较缓,是人们担水歇息的地方。有人歇息的时候,会站在那里唱几句秦腔,有人乱吼几声,以释放内心的压力。这里是看风景的绝佳位置,可以俯瞰沟底五彩缤纷的风光,山坡上悠闲吃草的绵羊,聆听各种儿的歌唱和信鸽清脆嘹亮的哨声(沟边有个住户养了10多个信鸽,黑身、白肚,翅膀下面绑有红哨子,鸽子一飞,哨子就会响起来)。不论大人还是孩子,呆在这里,总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,不光是欣赏了一幅幅美丽的山水画,而且聆听了一曲曲美妙无比的音乐。

沟两边的坡上,有大片的洋槐林。4月,洁白的洋槐花清纯开放,花团锦簇,组成连绵起伏的白色海洋,吸引无数的蜜蜂在这里弹奏起香甜的乐章。季,洋槐的树叶织成了绿色的长廊,放牛的小孩子在凉爽的树荫下,欢快地徜徉。秋季,大人、孩子把这些洋槐树叶扫回去,直接喂羊,或者晒干给猪粉糠。这种树叶是上等的饲料,羊吃羊肥,猪吃猪壮。这树叶也是不错的燃料,晒干用来煨炕,坐在炕上的人感到无比的舒畅。天,这些落光了叶子的洋槐就象地上结的一张大网,想用自己坚强把寒冷抵抗。

洋槐林靠近路边的地方,长着一株高大雄伟的皂角树。上面有成串成串的皂角。皂角未成熟时是绿的,成熟后就变成了黑色。这皂角是当时农民的宝贝。一些大人会用长长的钩镰,钩一些皂角下来拿回家,洗衣服时,放在石头上或洗衣板上,用斧头或棒槌砸烂,卷在衣服中,使劲搓,当肥皂用,水中会起很多的沫子,洗的衣服不仅干净,也还有淡淡的清香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沟里还有零零星星的杏树、酸桃树、核桃树,是孩子们的美食所在。每年夏天,我们这些孩子,就像猴子一样,欢快地爬上去,轻松自如地摘果子。用手掌或衣服擦擦酸桃、杏,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,果汁顺着嘴角流淌,分外甜香,现在想起来,都咽口水。夏收后,核桃满瓤。我们拿出L型的核桃刀子,在拧掉把蒂的地方,把刀子插进去,左右一拧,核桃就成了两半,再用刀子把瓤剜出来,撕掉黄色的果仁皮,洁白、香、脆的核桃仁就露了出来,扔进嘴里,真是难得的美味。当然,还有野草莓等果子。吃不完的野果,我们就把上衣脱下来,把袖口扎紧,装进去,带回家,送给兄弟姐妹和大人吃。可以说,沟里就是采摘园,吃了,再拿上,不用付钱。

沟底有一条小河,2尺至3米宽。除过下天,这小河非常清澈,小鱼自由地在里面嬉戏。担水的人,把水桶放在河边,拿出挂在桶边的马勺,一下一下舀水。舀满了,便顺着原路慢慢担回支。生产队的豆腐房用水量大,不是担水,而是用毛驴驮水。毛驴驮着一对驮桶,来到河边,会自觉卧下,当驮桶注满水的时候,会在主人的命令下,两个前腿先起,两个后腿紧接着站起,起身转向,迈着阔步,直接爬坡。我那时好羡慕,两驮桶水,能顶三担水呢,我家什么时候能用驮桶驮水呢?

吸引人的,是我们取水以北五六十米远的地方。那里有一个水磨,旁边还有一个直径约三米的水车。水车的木质有些发黑。水车上没水的时候,一些大一点的小孩子会爬上去,尽情地玩耍,就像骑在高高的战马上,仿佛凯旋归来的英雄似的。水车的侧面,有一条从河道里引过来的渠水,流进了一个木质的水槽。这个水槽大概有10厘米宽10厘米深。下面每隔六七米,就用一根三米多高的木头撑着,蜿蜒100多米,进入了河边的一大块台地,那是生产队的菜园。这个景象恰如高架桥。我有时想,是不是现在的高速公路、铁路工程师看了这个沟里的水槽,受到启发,才设计了高架桥呢?要不,为什么它们那么相似呢?

那菜园子的菜长得十分茂盛,韭菜、黄瓜、香菜、芹菜、蒜苔碧绿碧绿的,鲜嫩无比,西红柿则鲜红透亮,如画一般,让人口舌生津。这里的菜不上化肥,上羊粪。这羊粪不是从坡里用车拉来的,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水车西边的塬边,有一个送粪渠。羊圈就在送粪渠的附近,那里有生产队的三四十只羊。人们把羊粪挖出整理好后,倒进这个渠,那粪就像听话的火车那样,从高处一溜烟,就跑到了沟底。种菜的人在沟底用架子车将羊粪拉到菜园的地里。那时我们村里的人确实聪明,仿佛就是现实版的诸葛亮。

菜园南边大约100米的地方,叫响滩滩,老远就可以听见流水潺潺,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。原来这里是一个小瀑布,落差有四五米高,虽然河床的横断面有将近二十米的样子,但瀑布的横断面也就四五米见方。青岛的崂山瀑布跟它简直没法比。瀑布下面有个潭,潭水碧绿如玉,清澈见底。潭中有个大石头,露出了水面。虽然潭小,但潭中有鳖,潭周围还有冬花等中草药。

夏季中午,是捉鳖的最好时机。有一年,同院的大叔叔在这里抓了一个鳖,拿回来放在脸盆中。它的头一伸一伸的,游泳的样子十分可。同院的小叔叔非常羡慕,蹲在脸盆跟前想抓,但被挡住了。小叔叔不服气。过后几天,他叫上我和其它几个孩子,就来到了响滩滩。他站在潭边,拿着滚铁环的铁丝钩,一眼瞅着那块潭中的石头。不一会儿,有一个小鳖跳到石头上晒太阳,他眼尖手快,伸出铁环钩压住鳖盖,跳过去,用绳子拴住它的腿,悬在空中带回了家。看到那个鳖,我当时就想起毛主席在《水调歌头.重上井冈山》里写的,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”、“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登攀”。小叔叔把鳖带回家,放在一个有水的小铜脸盆里,得意地端过去和大叔叔的大鳖比。大叔叔较上了劲,把小鳖捞出来,放在大脸盆里。这两个鳖一会儿友好,比赛游泳,一会互咬,小小的脸盆就起了很大的波澜。真是太有趣了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我们不仅在这个沟里担水、割柴、挖药、搂树叶、放牧,还欣赏着美丽的风景,把它当作欢乐的公园。现在,我们的村子迁离了沟边,我也有10多年没下过沟了。但在我的心里,这个沟比任何地方都美丽,比任何地方都难忘。